A股的政治面

发布时间:2022年07月15日
       资本市场有政治面吗? “政治”这个词是我刚刚从雪兰女士那里读到的。薛女士是花旗集团董事总经理兼中国研究部主管。她在财新网最新专栏《股市期待新政策》中, 第一句话是“当前投资者对资本市场的关注从基础开始, 脸流向更高的政治脸。
       ”在中国很多事情, 首先要谈政治, 所以A股也应该有政治的一面!但是, 这里的政治面不仅仅指大家通常所说的政策市场。谈到政治, 就会有好事发生。
       上证综指从1949点一路上涨,

没有回头的迹象。虽然回调迟早会到来, 但这一轮的大幅上涨让人相信这是一次逆转, 而不仅仅是反弹。投资者对好年景的憧憬即将实现。雪岚女士所说的政治层面, 实际上意味着资本市场也期待着一个影响大局的改革政策突破, 而不是简单地走老路。资本市场的走势关乎对未来的预期。大家期待什么呢?许多人都在猜测新政府的改革路线图和时间表。事实上, 最终的路线图和时间表是什么样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 改革已成为各方共识。因此, 在这样的时刻, 更重要的是列出一份既紧迫又切合实际的改革清单, 也让我们看看中国的“制度红利”还有多少。总的来说, 改革还是有共识的。如何改变它?在时间表和至于路线图和改革方式, 大家可能有自己的想法, 但是什么需要改革, 什么应该改革,

什么必须改革, 这里的共识还是很清楚的。我这里只是整理一下, 把大家都在关注的话题汇总一下, 再补充一些个人的想法。一是国企改革。十年前, 大家都关心国企, 但问题是相反的, 因为他们担心国企做不好, 活不下去。担心他们成为大公司的一大包袱, 担心中小企业被MBO减半。那个时候, 再怎么有想象力的人, 也不会问现在的问题。现在大家要担心的是“国进民退”。央企越来越大, 垄断力量越来越强, 成为民营企业活力的障碍。十年河东, 十年河西, 十年的教训是, 国企改革不能走极端。有人说, 国企“彻底退出”既不可能也不可行, 但国企改革确实是可以做到的, 至少有三点是必须要做的。一是全面消除国有企业在各个领域的隐性或现有垄断, 彻底打破民营企业遇到的天花板和玻璃门, 让所有企业不分性质地站在同一个起跑线上;二、国有企业的利益要体现为所有者,

即全民,

要加大国有资产的配置力度, 比如完善现有的国有企业上市制度将其股份或者募集资金划入社会保障基金;分红强度, 上交的分红要用在金融领域转移支付惠及全民, 而不是国资委系统企业的内部流通。
       只有国企改革, A股才能自然成长为好公司。其次是政府机构的改革, 更具体的说是大部体制的改革。党的十八大报告中提到了这一点。要深化行政体制改革, 稳步推进部门体制改革, 完善部门责任制, 严格控制机构设置, 减少领导职务, 降低行政成本。十年前, 国务院机构改革完成了一轮重大变革, 新成立了国家发展改革委和国资委。十年过去了, 大家都觉得有些部门的权力太大了, 太集中了, 所以多数派制度改革的重点不仅是机构的合并和精简, 还要把权力还给人民。可以忽略的要让政府忽略, 需要管的就少管, 所以减少政府部门手中的权力, 既是释放企业的主动性和活力, 也是应有之义的反腐败工作。随着多数派制度的改革, 企业与政府的关系可以变得简单纯粹, 廉洁公司可以成为上市公司的标杆。第三, 我认为货币领域的改革非常重要, 具体是指利率市场化和汇率市场化。这两点讲了很多年, 大家都麻木了, 所以在新政府的改革预期中没有强调。但我个人认为, 利率和汇率的市场化改革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重点。既然是市场经济, 基本要求就是用市场化的价格来引导生产分配和消费活动。以利率为例, 如果银行能够获得廉价的“非市场化的“资金”可以获得最高的利润;在长期实际利率为负的情况下, 开发商是自然受益者, 大型国有企业也是自然受益者。他们是最受欢迎的银行客户, 并获得了困难的贷款。收款的民营企业的“竞争优势”是无法比拟的。与此同时, 蒙受损失的是储户。虽然国内生产总值增长较快, 但家庭收入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却有所下降。长期负实际利率是消费低迷的主要原因。 GDP的增长并不能充分反映人民生活的幸福。只有突破各种价格的市场化, A股才能改变银行股和地产股的权重, 让创新型公司和大型消费类上市公司获得优质产品。增长, 这也体现在股价的上涨上。怎么会有一个银行业吃掉所有上市公司利润的奇怪现象?为什么A股可以有政治面, 因为A股应该是市场经济的晴雨表。这个晴雨表之所以经常被扭曲, 是因为中国的市场经济还没有达到完全市场化的阶段。
       价格要充分市场化, 企业行为要充分市场化。路很长, 没有改革的必要。艰苦的战斗是不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