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亿国资”产权难界定“红帽子”问题再现兰州

发布时间:2022年07月13日
       “检察院有权绳之以法, 我有权依法受托查明真相。” 11月17日, 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高级律师拓明忠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据拓明忠介绍, 此前他曾接到兰州市西固区检察院工作人员的“恐吓”电话, 此事一度在网上被炒作。 导致拓明忠受到电话威胁的原因是, 他受兰州万夏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万夏公司)委托就公司资产性质提供专项法律服务。 企业改“姓” 2008年9月3日, 万夏公司法定代表人王永春被甘肃省兰州市西固区检察院带走拘留。 9月30日, 西固区人民检察院经调查初步认定:“王永春利用职务便利, 以‘集体’为幌子, 利用国有资金从事非法经营活动, 在企业改制过程中, 他采取了隐匿国有资产的措施, 但由于该公司自成立以来一直被认定为集体企业, 检察院已向有关单位发函, 要求追究万夏公司涉案资产的产权。 兰州国资委在检察院明确表态下, 组织专项力量重新界定万夏公司资产性质。11月5日, 兰州国资委,

以回函的形式, 认定万夏公司全部资产为国有 资产。
        至此, 西固区检察院对王永春犯贪污罪的定罪认定。 三天后,

兰州市西固区检察院副检察长童长新在兰州市检察院、西固区检察院、市国资委、市国资委领导参加的联席会议上说 市政府企业工作组:王永春涉嫌挪用国有资产6.6亿 , “这是我们处理过的最大的国有资产侵占案。” 2009年2月11日, 西固区检察院通知万夏公司副经理陈兆宏、贾新民和财务总监熊健, 请他们次日上午前往检察院。 . 三人有预感, 这次去检察院会“倒霉”。
        总的来说, 三人认为, 与其让公司主要负责人“一个巢”, 不如将军队分成两条路。 于是第二天一大早, 贾新民就登上了飞往北京的航班, 陈兆宏和熊健一起去了西固区检察院。 果然, 两人走进检察院大门, 以涉嫌“挪用公款”罪被拘留。 此后, 贾新民在北京“逃亡”期间寻求法律援助。 委托律师沱明忠审阅了万夏公司提供的书面材料, 认为西固区检察院先以涉嫌贪污罪批准逮捕王永春, 后委托兰州市国资委认定。 拥有其公司的财产权。 这样做无疑是先把人抓起来关进监狱, 然后再找证据定罪。” 作为集体企业管理经营14年的万夏公司, 突然被市国资委认定为国有产权。 是什么原因? “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有法律依据和政策依据。” 本报记者前往兰州市国资委采访时, 法律法规司司长白晓东告诉记者, 国资委是市政府专门机构, “不存在为了扩权而侵权”。 据了解, 兰州市国资委刚接手此事时也感到有些突兀。 毕竟这家企业从成立14年就被定义为集体企业。
        并在兰州市房管局的监管下, 发展成为兰州市城建体系中为数不多的优质企业之一。 为审慎起见, 兰州市国资委先后委托律师事务所、会计师事务所进公司对公司资产进行审计。 审计结果发现, 万夏公司1993年成立时, 由市拆迁办以58万元注册成立, 并有投资证明。 “以国家行政单位的原始出资, 毫无疑问, 企业之后积累的所有资产都是国有的。” 白晓东强调, 界定国有产权的标准是看谁是资本家; 界定国有产权的主体只能是国有资产。 委员会。 “我们不否认兰州国资委的主体地位, 但只能在法律和同级政府授权的范围内行使职权, 无权单方面界定非国有资产的产权。 企业。” 贾新民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他告诉记者, 兰州市国资委的依据无非是拆迁办公室的58万投资, 但实际情况是, 当时的拆迁办公室没有投资一分钱。 拆迁办作为挂靠单位, 当时只出具了出资证明。 记者前往兰州市拆迁办采访时, 恰逢拆迁办副主任孙建中在这个岗位上处于“最后一班”。 得知记者的来意后, 他先是表示自己即将被调职, 不便再发表评论。 但他接着说, 2007年企业改制时, 企业由集体企业转为民营企业, 这意味着该企业与拆迁办公室无关。 “所以, 没什么好说的。” 据了解,

孙建中何在拆迁办工作了十多年, 但这次突然调职, 是否与万夏公司案有关, 不得而知。
        此前, 孙建中曾对媒体表示:“我听说国资委的原因是, 万夏公司成立的时候, 是拆迁办出资的。我们的调查是, 拆迁办没有交一分钱, 只是提供了 “是在工商部门登记的时候, 就是一个证明。” 兰州国资委的结论不仅让孙建中不解, 兰州房管局作为主管单位也被推入了尴尬的境地。 由于兰州市国资委和房管局是平等单位, 如果国资委文件生效,

必须先废止房管局的相关文件, 但实际情况并非如此。 产权界定难 兰州国资委的结论一旦成立, 将是检察院的心头肉, 但对于兰州房管局来说, 是福是祸。 因为在改制的时候, 是局把万夏公司作为集体企业提交到改制组的。 记者走访此事时, 曾两次深入兰州市房管局, 但经过多次接触, 包括刘大可局长在内, 都不愿就此事发表意见。 不过, 现任房管局纪检组组长的闫东平, 却是企业脱钩重组组办公室主任。 他告诉记者:“我们这次集体企业改制是市政府委托的。严格按照市政府确定的集体企业脱钩重组相关政策执行。 据介绍, 2007年, 兰州市城建系统企业脱钩重组以市国资委为指导, 与房管局、房管局等11家单位成立组织机构。 监察局、财政局为委员。 本次脱钩重组的产权界定于2007年9月15日完成。兰州公交集团等20家城建系统国有企业划归市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 整体, 但万夏公司不在其中。 同年11月, 经有关部门批准, 万夏公司由原集体企业改制为股份制企业, 直至公司董事长爆发。 至于为什么国资委有检察院的司法意见来界定资产? 反之, 如果没有检察院的司法意见, 是否就意味着公司是公司集体企业? 对于记者的提问, 兰州市国资委上述负责人无法回答, 但沉默片刻后转移话题, 表示市国资委已经咨询了国家国资委相关领导和专家。 理事会, 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答复。 不过记者了解到, 2008年12月4日, 在正式受理此案前, 陀明中特地请来了国务院国资委研究中心主任李保民、国资委主任贾康。 财政部金融研究所、中国政法大学。 法学院院长王卫国教授与国家发改委、工商总局有关部门领导就万夏公司资产归属问题进行了座谈。 结果, 李保民等专家一致签字, 万夏公司的资产属于集体所有。 , 不应界定为国有资产。 正是在论证成果的支持下, 拓明忠组建了项目组, 正式介入了此案。 “万夏公司的产权定义并不复杂!拓明忠告诉记者, 1990年代左右, 全国有上千家企业, 注册的时候走的是和万夏一样的路。按照万夏的规定。 国家工商总局表示, 如果出资人不清楚, 以原注册企业的性质为准。拓明中说:“万夏公司成立于1993年, 注册为集体企业。即使对原注册企业有不同的主张。” 财产权, 只能通过法律程序解决。 据了解, 2009年2月17日, 万夏公司向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将兰州市国资委告上法庭, 请求法院撤销国资委关于界定意见的内容。
        万夏的产权。 , 案件一拖再拖, 至今未决。 为此, 贾新民等30余名股东不久前集体上法庭征求意见。 负责审理此案的王伟法官公开承认, 该案无法及时审理。 各方都有压力。 不过, 在与记者的联系中, 王伟法官表示:判决很快就会出来! 相关规定 ●国家工商总局《关于核定企业经济性质有关问题的批复》(工商企字[1996]262号)规定:“经审查, 原登记为国家或集体企业的, 发起人实际未出资, 企业的法定代表人和主要经营者未进行投资, 主要依靠贷款、借款和政策支持开展经营, 企业原获批经济性质不变。 ” 财政部 国家工商总局 国家经贸委 国家税务总局关于印发“附属”集体企业清理排查工作的意见的通知(蔡青 字[1998]9号:“以贷款和借款为主的资产, 未向原发起人和主要经营者出资, 企业已偿还贷款或借款的, 确定为职工集体所有。 经企业职工(代表)会议批准的企业。 ” ●《国有资产产权界定和产权纠纷处理暂行办法》(1993年11月21日施行)第三十一条规定:“全民所有制单位与其他经济单位发生的产权纠纷 由全民单位提出处理。 意见征得同级国有资产管理部门同意, 与对方协商解决。 协商不成的, 按照司法程序处理。 《甘肃省兰州市人民政府关于印发兰州市城建系统企业脱钩重组实施方案的通知》兰政发[2007]75号规定, 兰州市城建主体分工 体制改革工作是:国有企业以国有资产脱钩重组。 国资委负责落实; 集体企业脱钩重组由主管部门实施; 产权界定的分工为:国有投资由国资委负责界定; 非国有投资的界定由主管部门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