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经济政策为何以静制动

发布时间:2022年07月10日
       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研究员易宪荣可以说, 今年7月份经济数据陆续发布时, 所发布的数据, 如CPI、PPI、工业增加值、出口、和新增贷款, 远逊于市场预期, 部分数据甚至触及近期低点。
       对此, 不少人预测, 为了“稳增长”, 政府将通过货币政策等工具出台相关的稳增长刺激政策。但实际上市场并没有闻到任何刺激政策的迹象。结果, 股市也陷入低迷。现在我们要问的是, 稳增长的刺激政策去哪儿了?国内外整体经济形势不佳, 央行为何不采取行动?如果是这样, 当前经济增长的下行趋势将持续多久?央行等部门政策考虑的依据是什么?整个中国经济是否处于政策窗口?如果是这样, 我们的公司和投资者应该如何应对?可以说, 当前政策的主要关注点应该是如何保证经济形势的稳定。因此, 政府的心态应该是, 面对复杂多变的经济形势, 更多的是观望变化, 更多的是保持不变, 应对变化, 提高决策和判断力。
       灵活性。只有这样, 政府的经济政策才会更加积极主动, 而不是恐慌。面对国内经济生活的诸多不确定性, 笔者认为央行货币政策的变化会更加谨慎, 而不是仓促。因此, 有人看到7月份的数据发布不及市场预期假设央行会立即采取行动, 但实际上并非如此。因为, 鉴于当前国内外经济形势, 其复杂性可能比实际想象的要大。此前, 央行看到经济数据不佳, 立即果断调整货币政策, 利用工具向市场注入流动性。然而, 就其影响而言, 经济实体的变化可能与政策意图大相径庭。因为, 早前央行降低银行存款准备金率, 降息, 虽然是想增加金融市场的流动性, 降低企业的融资成本, 以促进企业增加投资, 恢复经济增长。但实际上, 今年上半年全国经济下滑的原因并不是融资成本的高低, 而是企业信贷需求疲软, 而是广东等四省市GDP增速下滑。拉低了全国GDP。因为今年上半年, 除广东等四省市外, 其他省市经济增速均在9.5%以上。这四省市GDP增速下滑的主要原因是什么?一是房地产泡沫挤出, 投资增速回落, 物价水平下行, 相关行业产能过剩。在这种情况下, GDP怎么会失败?其次, 对于广东和浙江而言, 国际经济形势严重恶化, 外需减少,

导致工业增长从前10年的高速增长(广东2001年至2001年的年均增长率)下降。
        2011 年 18.8%) 至 7%。如果说欧美经济复苏是一条漫长的道路, 那么任何国内经济政策都无法改变这一现状。三是广东、浙江两省。从出口拉动型经济向内需拉动型经济增长的转变也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近年来, 广东付出了很多努力, 取得了一些成绩, 但早些年, 以外贸增长带动的粤浙经济快速增长转型也面临很大困难。可以说, 通过经济政策来刺激短期经济增长并不容易。相反, 早前货币政策的小幅放松导致房地产价格出现反弹, 过去几年房地产宏观调控将面临戛然而止的风险。因此, 面对这样的情况, 央行的货币政策工具将更加谨慎而不是轻率。当然, 今年上半年银行信贷增速不仅不低, 今年1-7月达到5.4万亿元, 而且融资多元化、融资模式也发生了很大变化。例如, 今年1-7月社会融资总额近9万亿元, 7月份为1.02万亿元。换句话说, 过去通过银行信贷资金融资的公司转向了公司债券等市场。在这种情况下, 如果央行的货币政策过于宽松,

就会出现社会经济问题。此外, 国内CPI进入“1时代”, 创30个月新低。但这一基数效应影响较大, 就当前国内外经济形势而言, 猪肉价格平稳,

油价等国际大宗商品价格上涨, 食品价格上涨, 国内房价反弹, 全球流动性泛滥都成为国内通胀死灰复燃的原因。央行应该看到, 一旦货币政策放松, 流动性的量不进入实体经济, 而是进入各种资产的价格, 这不仅会导致通胀整体上升, 还会炸毁房地产市场泡沫。在这种情况下, 制动仍然是最好的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