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宿:人学的基本理论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25日
       张素:人类学基础理论 1 为真正了解人类存在的客观形式和规律, 揭示社会历史领域因人类主观原因而造成和招致的一切悲剧和苦难, 我有毕生致力于(1964年至今)捐赠哲学社会科学基础理论研究事业(至今成功研究了中外古典、近现代史中哲学、经济学和社会学主流学派的基本理论)。本文的观点和论据是所得结果的最基本部分。以下解释围绕9个问题展开, 分别是:1、人的问题; 2、生命、劳动、价值问题; 3. 人、社会及其关系的问题; , 6流通问题, 7商品, 货币, 价格问题, 8市场问题, 9法律问题。
       顿时, 这九道题全都是关于“人”的, 所以叫《人学基本论》。由于条件有限, 详细论证过程很少, 多为基本观点的理论和逻辑解释。但是, 既然都在解释“人”——唯一的区别就是他们的侧重点, 他们之间的关系是“有机的”, 是一个以“人为中心”的“有机整体”, 所以他们可以“相互”确认”!有一点要强调, 首先要说明:这是一个与“迄今为止的传统理论”完全不同的“新理论体系”——以“人”的“新认识、新认识、新研究、新概括”为“基本特征"."; “人的问题”是哲学社会科学的“第一和根本”。因此, 也必须表述为“哲学社会科学所有基本范畴的客观形式和客观意义”的“新认识、新认识、新研究和概括”;例如, 三种常用的经济学传统理论认为“商品是用于交换的劳动产品, 货币是一般等价物, 价格是价值的货币表现”, 而“人类学新理论体系”则认为“商品是交换它们的人。生命的形式, 货币是交换它的人的劳动形式, 价格是交换它的人的价值形式。”它们之间的关系是:“货币是商品的形式, 是价格的实质, 价格是商品和货币的意义。因此, 要真正理解本文观点和讨论的客观意义, 就必须用“新视角”真正的科学视角! 1.什么是“人”?什么是“人”?到目前为止, 哲学和人类研究还没有说清楚。事实上, 这是哲学的首要和基本问题 迄今为止, 绝大多数哲学和人类学都将“人”视为“纯粹的生物人、动物人、自然人(社会人、经济人等)”可以脱离自然”。 )”。这是一个非常可悲的误解!因为如果“人”是“可以脱离自然的纯生物人、动物人、自然人”, 那么:<1>它只有“自然选择(生存适者)”)”这条路, 永远不会“凭空出现”“成为人类的存在”; <2>“人权”的“各种客观形式(尤其是产权)”是怎么来的?依据是什么? <3> 生命、劳动、价值, 商品、货币、价格、经济、政治、金融、分工、交换、市场等“这些范畴”的“客观形式”从何而来?意义?!“为什么“社会的经济、政治和金融机构”可以“影响或决定人们的生活、劳动和价值观的具体状况”?为什么“美国的次贷危机具有全球影响——影响全球数十亿人。”具体生活? ”<6>为什么“美国的量化宽松货币政策会让世界恐慌?”“……仅仅因为“人”绝对不是“与自然分离的”、“纯粹的生物人、动物人、自然人(就如此容易)”! - 显然, “人”是“具有以上所有”的一个。该类别具有更复杂的内部和有机关系。”所以, “人”绝对不是可以“脱离自然”的“纯生物人、动物人、自然人”! “只有中国古典哲学中的‘天人合一论’主张‘生物的天人合一’是‘天地合一’。最伟大的!然而, 遗憾的是, “到底不能”真正知道“这个本质上统一统一”的“客观形式(如何统一, 如何统一?)”是什么?经过了很长一段时间通过潜心探索和潜心研究, 我发现并确认:“人”是“生物人与自然的斗争形式”, 即“人的生物形式与自然的物质形式的斗争形式”, 是“前两者的扩展”定义, 三者含义相同, 下同。〉“人类生物形态利用自然界物质形态的过程, 人类生物形态与自然界物理形态的客观存在形式, 矛盾运动过程与人类生物形态与自然界物理形态的斗争, 人类生物形态与自然界物理形态的关系。客观存在形态变化的过程!——其客观意义是“生物人逃离动物王国”通过改变物质在自然界中的存在形式(也可以认为是自然界——适者生存)”, 变成“人类生存”, 即“人类生存”。是“人”! “生物人”和“自然”是“人的生物形态”和“自然的物质形态”, 是“人”的“两个构成要素”。两者的“共存条件”是“密不可分”的, 都采取“人”的形式——“生物人与自然的斗争形式”, 即“生物形式之间的斗争形式”。人与自然物质形态的关系”, 也就是“人类生物形态利用自然物质形态的过程, 人类生物形态与自然物质形态的客观存在形式, 冲突的运动过程人的生物形态与自然的物理形态之间, 人的生物形态与自然的物理形态冲突的过程。“客观存在形式的变化过程”作为自我存在和表达的“客观形式”。人类产生、存在、变化和发展的过程是““生物人与自然的斗争形式”的产生、存在、变化和发展的过程, 就是“人与物质的生物斗争形式”的产生、存在、变化和发展的过程。自然形态”, 是“人的生物形态与自然的物理形态”产生、存在、变化和发展的过程。利用自然的物理形态、人​​的生物形态和自然的物理形态的客观存在形式的过程, 人类的生物形态与自然的物理形态之间的冲突和斗争的过程, 客观人类生物形态的存在形式和自然界的物理形态都是不断变化的过程, 是产生、存在、变化和发展的过程。其中之一就是在地球上生活了数十万年的“人”的“客观决定性”!显然, 历史上的“任何人”都“不可能有例外”, 而且都只是对这种“客观确定的牺牲”的“注解”!人的“意识”和“思维”完全来自生物人类与自然的“斗争形式”(这是“实践”的客观形式, 下同), 是“这种形式”的属性和产物生物人与自然的“斗争”——是“人”的“属性和产物”!绝对完全不能脱离自然。人脑”!其实, 有一个人——“生物人与自然的斗争形式”, 即“人的生物形式与自然界的物质”。形式的斗争形式”是“人与自然的斗争过程”。生物形态利用自然界的物质形态,

人的生物形态与自然界的物理形态的客观存在形态, 人类生物形态与自然界物理形态的冲突。运动的过程, 人的生物形态, 自然界中物质形态的客观存在形态不断变化的过程”, 可以有意识、物质、思维、存在等范畴。什么都不是, 什么都不是!作为一个“可以脱离自然”的“纯生物人、动物人、自然人”,

有必要把人的意识和思维看作是“这个纯生物的大脑的属性和属性”。人、动物人、自然人。”因此, 将“意识与物质、思维与存在的关系”视为“哲学的首要和基本问题”是必然的。真懂人!作为“能脱离自然”的“纯生物人、动物人、自然人”, 必然会将所有权、人权、主权的“客观形式”置于一个包袱之中没有客观依据的尴尬局面, 难免会让人陷入尴尬的境地。如果把生命、劳动、价值、商品、货币、价格、经济、政治、金融结构及其制度等关系的“客观形式”置于没有客观依据的尴尬境地, 势必将个人与社会置于尴尬境地。 , 个人和个人。人际关系、流通、市场的“客观形式”被置于一个没有客观依据的尴尬境地,

从而与“人”完全分离, 给臆断、玄学、推测、权力留下空间!历史上各种形式的人生观、价值观和世界观产生并无休止地斗争的根本原因, 也是经济学和社会学还没有真正理解“价值观”和“社会”的最根本原因!最后会发现: 1、有一种“学科理论”已经“全面、客观、形象地证明”, “人”是“生物人与自然斗争的形式”, 是“刑事侦察”。 《刑侦》立足于“生物人类与自然斗争的形式”——图像、声音、指纹、血迹、鞋印等“一切证据”的“客观本质和客观意义”。犯罪现场的犯罪分子。一种是生物人(犯罪有机体, 下同)与自然界(犯罪分子所经过的一切客观实体, 下同)的斗争形式(两者相互作用的印记或形式, 下同)。下同)对罪犯一一确认和判断。人类。没有“生物人与自然的斗争形式”, 就不可能一一证明和判断罪犯!当然, 它本身——《刑侦》还没有这么想——因为它只把“人”当作“罪犯”对待)。可悲的是, “这是负面的教材”。 2 “人”是“生物人与自然的斗争形式”理论的提出和确立, 将终结哲学社会科学理论研究领域的主观性和模糊性(一切事物的客观关系和客观意义)哲学和社会科学的基本范畴从这个角度来看, 历史可以通过理论和逻辑推导得到必然性, 开创了其客观性和准确性的新时代, 为人类真正理解的铺路和奠定了基础。人类社会历史发展的客观过程的客观规律。二、生命、劳动和价值问题“价值问题”是经济学的核心、灵魂和基石。对“价值”的研究离不开人们的“生活”和“劳动”, 因为“价值与生命和劳动密切相关(脱离生命和劳动的价值不是价值, 而是价格)。”传统理论是脱离人的生命和劳动(脱离生命就必须脱离劳动)在流通领域寻找价值, 这是基于传统人生观的一大误区!因为流通领域价值的“客观存在和表现形式”是“价格”, 而不是“价值本身”(见后文《商品、货币和价格问题》)。 1.什么是生命?生命是“生物人类活动”的“简称”, 是“人”的“物质形态”, 是“生物人类与自然斗争的形态”。 “物质形式”是“人的生物形式与自然的物理形式之间的斗争”的“物质形式”, 是“人的生物形式利用自然的物理形式、客观存在的过程”。人的生物形态与自然的物理形态之间的冲突和斗争的过程, 以及人的生物形态与自然的物质形态的客观存在形态发生变化的过程。
       自然的物理形式”。 2.什么是劳动?劳动是“生物人”。 “与自然斗争的形式”中的“存在形式”是“不断变化的形式”的“简称”, 是“人”的“表现形式”, “形式”的“表现形式” “生物人与自然的斗争”, 以及“人的生物形态”的“表现形式”。形式与自然物质形式之间的斗争形式的“表现形式”是“人的生物形式利用自然的物质形式、人的生物形式和自然的物质形式的过程。物质形态的客观存在形式的“表现形式”, 人类生物形态与自然物质形态的冲突与斗争过程, 人类生物形态与物理客观存在形态变化的过程自然的形式。 3.什么是价值? ?价值是“人”的“本质形式”, 是“生物人与自然的斗争形式”的“本质形式”, 是“人”的“生存”, 是“生命形式”的“生存”生物人与自然的斗争”。它是“人的生物形式与自然的物理形式的斗争”的“生存”, 是人的生物形式利用自然的物理形式的过程, 是人的生物形式的客观存在形式。与自然的物质形态, 人的生物形态“生存”是指与自然物质形态之间的矛盾进行斗争的运动过程。
       人类的生物形态和自然界的物质存在形态的客观存在形态在不断变化。为什么要把“人类生存”命名为“价值”?源头完全来自“劳动”!劳动是人的“表现形式”, 只有通过劳动“这种形式”, 人才能脱离动物王国, 成为并表现为“人的存在”。但是, 劳动是否充当“这种形式”, 能否实现“人的存在”,

取决于它是否“有价值”。
       这是信誉价值的客观基础! 4、生命、劳动和价值的关系是什么?生命、劳动、价值是“同一过程”的“三个层次”和“三合一”, 密不可分、密不可分、缺一不可(这是它的基本特征, 下同).生命是它的“物质过程”, 劳动是这个“物质过程”的“形式”, 价值是这个“物质过程”的“意义、本质(存在)”。三者之间的“客观关系”是:劳动是“生活形式”和“价值物质”;价值是“生命的意义”和“劳动的本质”;生命是“价值与劳动”的“物质性存在形式”。将生命与劳动分离为两个截然不同的过程或阶段的观点是没有客观依据的。“第一产业与第二产业的“相对独立”工业”看似是“两者分开(吃、穿、住、行、用、工、农)”, 但实际上这只是一种“生活方式”——“不同的分工”是不是“生劳分离”。第三产业(吃、穿、住、行、用等服务业)的大发展(还远远落后于第一、二产业的需求)本质上揭示了“价格形态(价值流通形态)”“吃、穿、住、行、用等”不是“劳动分离”的“纯生活”——去餐厅付饭钱(用餐者以货币形式向餐厅支付——实体的价格——餐厅老板和员工的劳动和生活有价值)和不付钱回家做饭和吃饭(自己工作吃饭而不付钱给别人——你自己的生活、劳动和价值的三位一体)是一回事。生命、劳动、价值三合一——体现了“生命、劳动、价值合二为一”的“客观必然性”!人的出现、存在和发展客观过程本身本来就是(人类早期最突出的一点)”就是“生命、劳动和价值”的“客观过程”——恩格斯的名言“劳动创造人”雄辩地证明了这一点!然而, “这句名言”其实是“不准确的”!应该说“劳动表达人”是“人的体现”, 而不是“劳动创造人”!“劳动”是“人的体现”劳动贯穿生活——“ “人的物质形态”的“全过程”, 是这个“全过程”的“形态”!人们终将认识到“价值范畴”是“经济学的灵魂和基石”, 是“客观形态”决定和控制“整个社会的经济和政治运行过程”是:1作为“劳动的本质和生命的意义”来“决定和控制人们的劳动, 表达人们的生活”;2通过“价格(见”商品、货币和价格问题”后文)”——“表达的客观存在和形式流通领域的价值观, 作为“货币的本质和商品的意义”, “决定和支配货币, 表现商品”; 3 通过“金融(见后面的“经济、政治和财政问题”)”, “全社会全体人民的利益”的“价值形式”, 作为“政治的本质和经济的意义”, “决心和支配社会的政治和表达社会的经济”! 3. 关于个人、社会及其关系的问题 1. 什么是“个人”?人与自然的斗争“人的生物形式和自然的物理形式”的“个体的、具体的、特殊的、偶然的形式”, 就是“人的生物形式利用自然的物质形式”的“个体的、具体的、特殊的、偶然的形式”。人类生物形态与自然物理形态的客观存在形式的过程,

人类生物形态与自然物理形态的冲突与斗争的过程, 人类生物形态与物理形态的客观存在形态发生变化的过程自然的形式。 “个体”的“客观存在和表现”是“私有制”的“客观基础”, 是“个体权利”的“客观基础”。 “与自然的斗争形式”的“个体的、具体的、特殊的、偶然的形式”, 即人的生物形式与物质的“斗争形式”的“个体的、具体的、特殊的、偶然的形式”自然形态“物质形态”, 即“人类生物形态利用自然物理形态的过程, 人类生物形态与自然物理形态的客观存在形式, 人类生物形态之间的冲突和斗争的过程” “个体的、具体的、特殊的、偶然的形式”的“物质形式”是自然界中物质形式的客观存在形式不断变化的过程。 “具体的 生活”。 “形式”的“个体的、具体的、特殊的、偶然的形式”的“表现”, 即“人的生物形式和自然的形式”“斗争形式”的“个体的、具体的、特殊的、偶然的形式”的“表现形式”, 即“人的生物形式利用自然的物理形式、人类的生物形式的过程”。人与自然物理形态的客观存在形式, “个体、具体、特殊、偶然形式”的“个体、具体、特殊、偶然形式”的“表现形式”是运动过程的过程。
       生物形态与自然物理形态的矛盾斗争, 人类生物形态与物理形态在自然界中客观存在的不断变化过程的“劳动”。 “个体”——“生物人与自然的斗争形式”的“个体的、具体的、特殊的、偶然的形式”的“本质形式”, 即人的生物形式的“斗争形式”和自然的物质形式”个体的、具体的、特殊的、偶然的形式的“本质形式”, 即“人的生物形式利用自然的物理形式的过程, 生物的客观存在形式”人的形式与自然的物理形式, 人的生物形式与自然的物理形式。形式之间相互冲突斗争的运动过程中“个体的、具体的、特殊的、偶然的形式”的“本质形式”, 人类生物形态和自然界物质形态的客观存在形式变化的过程, 就是“具体的价值”。也就是说:“具体的生活”是“私有制”的“物质形式”;“具体的劳动” "是"pri"的"表达形式"转让所有权”; “具体价值”是“私有制”的“本质形式”。 2、什么是“社会”? “社会”是“人”的“一般的、抽象的、普遍的、必然的形式”, 是“生物人与自然斗争的形式”“形式”的“一般、抽象、普遍、必然形式”是“人的生物形式与自然物质形式的斗争形式”的“一般、抽象、普遍、必然形式”, 即是, “人的生物形式使用自然的物质形式”。人类生物形态与自然界物质形态客观存在形式的过程, 人类生物形态与自然界物理形态的冲突与斗争过程, 人类生物形态与物质形态客观存在形态发生变化的过程在自然界中形成。普遍的、抽象的、普遍的、必然的形式”。“社会”的“客观存在和表现形式”是“公有制”的“客观基础”和“社会权力”的“客观基础”。“物质形式” “与自然的斗争形式”的“一般、抽象、普遍和必然形式”, 即人与物质斗争的“生物形式”的“一般、抽象、普遍和必然形式” “物质形态”, 即“人的生物形态利用自然的物质形态的过程, 人的生物形态与自然的物质形态的客观存在形式, 人的生物形态与自然的物质形态相互冲突和斗争的过程。物质形态, 人的生物形态的过程 形态和物质形态在自然界中的客观存在是“物质形态”的“一般、抽象、普遍、必然的形态”不断变化的过程, 是“抽象的”。生活”。 “一般的、抽象的、普遍的、必然的形式”的“表现形式”, 即“人的生物形式和质形式的斗争形式的“一般、抽象、普遍和必然形式”的“表现形式”, 即“人的生物形式利用自然界的物理形式、人的生物形式和自然物理形态的客观存在形式, 人的生物形态与物质形态的矛盾和斗争运动过程的“一般、抽象、普遍、必然的形态”的“表现形式”自然, 人的生物形式和自然的物理形式的客观存在形式变化的过程”, 是“抽象劳动”。 “生物形式的人与自然的斗争形式”, 即“人的生物形式与自然界的物质形式的斗争”“一般、抽象、普遍、必然”的“本质形式” “form”的“form”, 即“th人的生物形式利用自然的物理形式、人的生物形式和自然的物理形式、人的生物形式的客观存在形式的过程。普遍必然形式”是“普遍的、抽象的、普遍的、必然的形式”在运动过程中的“本质形式”, 人类生物形态的过程以及自然界物质形式的客观存在形式的不断变化。 .也就是说:“抽象生活”是“公有制”的“物质形式”; “抽象劳动”是“公有制”的“表现形式”; “抽象价值”是“公有制”的“本质形式” 3、个人与社会的关系是什么?个人与社会的关系是一个“有机统一体”, 两者相互依存、密不可分。换言之:人的“客观存在形式”既不是个人也不是社会, 而是“个人与社会的有机统一”。人的“客观存在形式”既不是个体也不是社会, 而是“个体与社会有机统一”的“客观规律和规律”表明:(1)社会学的首要和基本问题是“个人与社会”; “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问题”、“人的客观存在问题”、“个人与社会的有机统一问题”, 绝不是“没有个人去研究社会”或“去研究社会”。在不脱离社会的情况下研究个人”。 (二)既没有绝对的私有制, 也没有绝对的公有制。 “所有制”的“客观形式”是“私有制和公有制的有机统一”。 <3>人的“客观权利”既不是针对个人、个人主义(即资本主义, 下同)和私有制, 也不是针对社会、社会主义和公有制,

而是“针对个人和社会、个人主义和社会”。意识形态、私有制和公有制的有机统一”。 (四)真正的社会主义和公有制并不反对和废除个人主义和私有制, 因为这种社会主义和公有制的一切个人的、具体的、特殊的、偶然的形式, 必然是“个人主义和私有制的体现”。 (五)真正的个人主义和私有制并不背离社会主义和公有制的基本原则, 因为这种个人主义和私有制的普遍的、抽象的、普遍的、必然的形式必须是“社会主义和公有制的体现”。问题只是在起作用:我们真的知道并学会掌握它吗? 2011 年 7 月 2 日9日下午, 甘佳宜来自“中国学术论坛”“学者社区”“张云中”首页同名文章前三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