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在青岛五四广场的伤痛_莲蓬鬼话_论坛_天涯社区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07日
       2020年11月28日, 这是我一生难忘的一天, 在这一天, 父亲完成了他生命中的最后一段旅程。 28日上午, 接到父亲工作单位的电话, 一位好朋友, 青岛饭店的员工。 电话那头急忙说道:“你爸爸出事了, 快来医院救你, 你爸爸冬天有游泳的习惯, 你知道吗?” 挂了电话, 我有一种难以形容的感觉, 我以为父亲在东营的海里淹死了。 开车去火车站的时候, 坏消息传来, 没人。 我打电话给我的亲戚和一群七八个人去青岛。 火车上, 良友员工给我打电话询问到站时间, 并向急诊医院解释。 下午三四点左右到达青岛火车站, 下车后直奔海军971医院。 到了医院急诊室门口, 我犹豫了半分钟才敢进去。 从那以后, 我已经昏迷了将近半个月。 我不忍看到父亲脸上蒙着白布和蓝布。 因为救援只需要全身穿一条内裤。 父亲一辈子不讲究温饱, 这些内衣也穿了好几年了。 他的额头上有一个楔形的血迹, 双膝受伤。 冷静下来后, 我向医生询问了死因。 医生挥了挥手, 建议我报警。 当时我以为是溺水事故。 拨打110后, 约20分钟后, 两名警察赶到。 救援当天室外大厅人很多, 一个戴眼镜的警察喊道:“来电者是谁。 ’我说:我是。 接着民警问道:“你父亲有冬天游泳的习惯, 你不知道吗?” 他当时也没多想, 说不知道。
        警察指着我大声说:“你为什么不让你父亲回家”。 我留在了现场。 警方接警后, 先不要了解案情。 他是如何提出这两个问题的, 令人费解。 因为我的工作, 我在各行各业都有人脉。 我认识一些刑警和特警队, 对一般的办案流程也略知一二。 小时候看《水浒传》说, 犯人进牢房后, 不管什么原因, 都要先打百杀动力棒, 青岛警方也受到了同样的待遇。 警察的办案方式, 与香港警匪片中黑道的出现十分相似。 然后警察躲在角落里接了一个电话, 大概持续了二十分钟到半个小时。 我只是站在那里等待, 医院里的一群人像看怪物一样看着我。 对于一个父亲刚刚去世的人来说, 这种情况我会记一辈子。 舅舅实在受不了了, 就问报警是不是结束了, 两个人就吵了起来。 如果我不阻止他们, 他们两个几乎要打起来了。 警察虽然不是很魁梧, 但打起来应该很激烈, 摆在标准的格斗架上。 后来回想起警察打来的电话, 他很隐秘, 不让别人靠近, 应该是告密了。 警察在急诊室看了一眼, 告诉我这个人是非正常死亡的, 唯一能查明死因的方法就是尸检。 通过一些医学书籍和影视剧, 解剖解剖我对此有一个大致的了解, 但我非常反对这一点。 这时, 警察才想起把案子介绍给我。 他说, 当天上午, 他接到群众举报, 有人躺在路边, 随后被拉到海军971医院抢救。 这才知道, 他们早上已经接到了警方的报案, 难怪他们会说这些话。 这位警察同志属于倒叙中的案件, 先查明结果, 再找原因, 这也是司法界常说的“有罪推定”。 至于为什么有人在路边被发现, 冬天还在游泳, 据他说, 这是我父亲单位的一位同事说的。 父亲的同事既然知道他在冬天游泳, 为什么要让他倒在路边被路人发现, 我的逻辑有点糊涂。 然后, 警察用一辆特别破旧的警车把我、妈妈和叔叔带到了五四广场公安派出所。 后来, 舅舅也来了。 到了派出所, 看到一个微胖的警察, 都叫他吴索。 直到后来我才知道他是这个案子的调查员。 吴向我讲述了事发的现场。 早上6:00左右, 一个市民在五四广场走来走去, 发现广场上躺着一个人, 不停地挥动着上肢, 以为自己在练拳。 二十分钟后, 见人还在原地, 他叫了救护车,

报了警。 因为想了解更多真实情况, 能不能见见记者? 吴说:要看线人的意图, 警察不想看也看不出来。 我可以理解这一点, 没有其他人有这个义务。 吴还给我介绍了我父亲工作单位良友的情况。 早上9:00, 良友打电话给工作人员, 才发现父亲不在。 只有同宿舍的人才知道, 他们第一晚没有回宿舍。 我要求看事发地五四广场的监控, 但一开始我不让看。 后来, 当我们看到我们的坚持时, 我们让其中一名警察打开了挂在墙上的监控屏幕。 找了半天, 警方终于在五四广场找到了监控摄像头, 其中很多都没有显示。 巧合的是, 父亲出事的地方, 监控也被打破了。 在这种情况下, 我们只能从可用的监控中寻找线索。 最后, 父亲的身影只在晚上9点20分左右出现在两油门前的路口。 不是都说冬泳吗? 我发现了从广场外的道路到海边的监控。 时间是从晚上八点、九点到凌晨, 没有父亲在场。 27日, 青岛天气转冷, 路上行人稀少, 车辆稀少。 所以我一眼就能看出我父亲是否去过海滩。 没有人去海滩! 那样的天气! 独自的! 冬天你是怎么游泳的? 无法理解。 在没有监控的情况下, 我只能询问办案民警对此事的看法。 警察还是说, 要么验尸, 要么就这样, 有用的线索就是东营。 毕竟人都走了, 我们也不想这么不清楚, 然后侯府的民警就有些不耐烦了。 结果, 谈话变成了责骂, 声音震耳欲聋。 普通人胜过训练有素的人民警察。 我比较克制, 坐在旁边, 一言不发。 大叔拍下了当时紧张的一幕, 可惜被警察发现了。 三四名警察将他控制住, 抓起他的手机, 删除了视频。 那时, 他不被允许不合作。 但是, 他保留了四五个小时的录音。 他就是这样。 他总是以小人之心对待君子之腹。 警察不信,

你还能信谁? 已经是凌晨了, 医院给我打来电话, 催促我快点处理好父亲的死讯。 为了查明死因, 我们坚持尸检。 因为已经是凌晨, 无法进行尸检, 所以只能在白天提交申请。 到达医院后, 我支付了抢救费。 吴所帮忙安排了殡仪车, 送到了海慈医院。 已经是凌晨三点多了。 在酒店里眯了一会儿眼, 天已经亮了。 早餐后, 家属就开始与吴某联系验尸申请。 打了一天的电话后, 他们于下午5:00左右联系到了五四派出所的一名民警, 当晚递交了尸检申请。 当天中午, 我们去了事故现场五四广场, 从当地环卫目击者那里得知, 父亲出事的地方旁边有很多未消化的面条。 吐在衣服和鞋子上。 警方所说的冬泳是不是穿衣服冬泳? 环卫阿姨问我被救了吗? 我无语。 根据现场呕吐物的消化情况分析, 父亲应该是刚吃完晚饭就倒在这里的。 第二天六点才发现, 太长了! 如果它早一两个小时被抓住, 结果就会不同。 这里是五四广场! 然后我去了我父亲的单位良友青岛菜。 我做了一个一般的目视检查, 从原产地到良友不到100米。 良友后厨的主任杨大厨接待了我们, 和他聊了聊当时的情况。 我问他28号是谁给我打电话的, 他的表情有些不自然, 无法解释清楚。 我给了他我打过的电话号码, 他说他不知道。 他出去了一会儿, 带回了一个叫梁的厨师, 他说是他打电话的。 说到董勇, 梁大厨带着他的一个同事, 说话的时候不时给他使眼色。 我认识他是同事。 他是我父亲的同胞。 他现在的工作也是我父亲介绍的。 父亲比较热心, 从老家来青岛从事餐饮业的十个人中就有九个是他介绍的。 不拿别人的一分钱, 在别人有困难的时候主动帮助。 可以说, 受苦的永远是自己。 在这一点上, 我对他有很好的评价。 帮助别人是好事, 但也要讲究方法, 力所能及的。 他的老乡说, 父亲为了给他找工作, 一晚上在青岛找到了30多家旅馆和饭店。 因为这家伙年纪太大,

头脑也不太灵光, 所以他不会接受。 最后, 我只好安排和父亲一起工作。 而我父亲冬泳的起因, 也是来自这家伙。 他说我父亲曾经开玩笑, 告诉他有时间和他一起去海里游泳。 真相终于大白! 警方在处理此案时非常警惕。 认为死者在冬天每天都在游泳是笑话, 而且不管实际客观情况如何, 告诉死者家属特别肯定。 从事旅游这么多年, 经常去五四广场逛一逛。 我从没见过有人去那里出海。游泳, 主要是环境不适合。 为了一己私利, 我的好朋友说我父亲在东营出事了, 警方也表示非常不可取。 这不得不让人怀疑存在黑盒操作。 尸检申请提交后, 我每天都去五四派出所等待消息。 相传, 该案的办案人吴局长当时正在东北出差, 这次他请了一位新同事接手此事。 我等了五六天没有消息, 心里很着急。 当被问及5月4日的情况时, 没有答案。 求救联系法医, 54站民警直接告诉我下班后或者不方便接电话。 我有一个亲戚是律师。 他告诉我, 尸检的最佳时间是 48 小时内。 如果时间过长, 客观准确度会大大降低。 我已经等不及了, 第二天我就去市南分店询问了情况。 分局建议我上访, 我到分局上访。 一位四十多岁的同志接待了我, 我说明了我来访的目的。 他为我分析了可能的情况, 并表示会敦促。 然后他让我去分局找巡视员汇报情况。 再次回到市南分店, 一位身材高大的警察迎了上来。 我把刚才对上访同志说的话重复了一遍。 他还给他看了我叔叔几天前在五四学院拍摄的部分恢复视频。 这位同志神色凝重, 然后给五四学院打了电话。 隐约听到电话那头说, 没关系, 他没有证据。 挂断电话后, 巡视员告诉我, 五十四所对此事高度重视, 已经上报分局, 让我稍等。 临走前, 同志问我, 你刚才是不是录下来了, 并强调要我不要放视频。 第二天, 我去五四学院打听消息。 已经一个星期了, 我不能再等了。 进屋后, 感觉气氛有些不对劲。 导演一看到我就生气了。 不愧是所长, 比一般的警察还要厉害。 我没有必要向上述报告情况。 我报告的情况只会影响他们对案件的处理, 并让我对此事负责。 又一个“有罪推定”? 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离开了五四学院。 接下来的几天, 我每天晚上都换旅馆, 白天也只敢在人多的地方呆着。 之后,

我去市局报告了情况。 通讯室的一位老人告诉我, 为了反映他们的不作为和行动迟缓, 我会写信到四个地方, 然后互相对抗。 我在等时间! 我们要等到什么时候? 然后大叔建议我打12389, 白天打, 晚上打, 手机充电玩。 结果没有通过。 我向市局上访, 由于周末不上班, 一位年轻同志破例给市南分局打了电话。 说要开会做决定, 还要再等一会儿。 又过了两三天, 我终于接到了传奇法医的电话。 法医告诉我, 我刚刚看过尸体, 尸体台上并没有严重的外伤。 建议不要进行尸检。 在我的坚持下, 他说在尸检前通知我。 根据我之前了解的尸检, 尸检不是死后做的吗? 为什么要等十多天才能查? 两天后, 法医向我要案子。因为家里有点急事, 我刚回到老家。 我是通过五四递交的, 这些东西应该已经交给法医了! 半个月的时候, 法医告诉我, 如果尸体现在解冻, 两天就可以验尸。 我拖着家人, 带着亲人来到青岛准备尸检后的安葬。 两天后, 法医告诉我还要再等三天。 我对时间的概念麻木了。 尸检前,

我曾联系法医和吴某, 询问尸检后遗体的处理情况。 法医告诉我, 尸检后可以火化。 吴索没有再说什么。 验尸当天, 我去五四研究所办理了手续。 等了一个下午, 证件全部打印出来, 正要盖章。 结果就是等病理结果出来了再火化。 问题出在哪里, 我还不知道。 因为之前通讯中提到的尸检后火化, 所以家里的灵堂已经安排好了。 验尸后, 我冷静下来, 感觉很多地方都莫名其妙。 首先, 这次冬泳已经成为了现实。 验尸, 一拖二, 二拖三, 拖了二十天。 其中五天是法医科学家所说的“解冻”。
        连一块肉都应该在五天内变质。 尸检是一项严格的、有时间限制的工作, 结果证明是一项考古发现。 通过市南区政府获取市南分公司的内部电话号码。 打了几次电话后, 我和办公室里的一个同志大体上聊了聊, 这位同志只是让我和五四学院沟通。 第二天早上6:00到7:00, 接到这位同志的电话, 问我想干什么。 我说这件事先是定性的, 然后才是其他的。 之后, 我还是在12389平台留言, 但没有任何回复。 将近一个月后, 一位自称是市南分公司的检查员给我打来电话。 他说, 我听说你在找我。 听对方强硬的语气, 说了几句, 就感觉不对劲。 从感觉上看, 对方有点像社会上的人。 2006年, 我开了一段时间的网吧, 遇到了收保护费的黑社会。
        来电者的语气与黑社会的语气十分相似。 他告诉我, 我报告的问题在青岛不是问题。 并说, 你不孝顺, 你父亲会出事的。 谈到警察不文明执法的问题, 这位老人说了一句让我记忆深刻的话:他对你有仇! 古人说, 恨有两种, 叫做不分, 一种是杀父之恨, 一种是杀妻之恨。 伟人毛泽东在此基础上又增加了一个“阶级敌人”。 我不知道他说的是哪一个。 因为觉得这个电话有很大的问题, 所以打了114查询, 但是没有找到结果。 拨打110, 对方说这个号码看起来像派出所的号码。 接到这样的电话, 我不得不去查一下, 于是我就向12345举报了。这件事发生的前几天, 我和吴都通了电话。 吴说我应该把我报告给领导的问题报告给我。 这个假警探应该是领导安排的。 我可以从其他地方通过电话进行威胁。
        如果我一个人去青岛冒险, 我可能会和我父亲一样。 半个月后, 我的手机又打来了一个电话。 对方说他同事之前给我打过电话通过电话。 他还说, 他的同事平时就是这样, 不太会说话。 青岛话, 他说的比较“干”。 由于地域差异, 不同地方的方言和方言也不一样。 我真的不知道青岛的“钱”是什么意思。 可能是警察的通用语。 警察不还叫“警察”吗! 这个地方可以很好的说明问题。 警察办案是违法的, 还有所谓的督察维护。 督察打来恐吓电话, 同事帮忙说明情况, 为情况辩解, 混淆视听。 春节前两天, 吴给我发了一份病理报告, 显示脑部完全出血, 没有不出血区, 自溶。 其他器官也会自溶。 人不吐吗? 胃内容物检测编号 也没有验血。 年龄也是错误的。 至于自溶现象, 我一般理解为人体各个器官在死后由于自身酶的作用而逐渐软化和液化的现象。 因为自溶是一个不可逆的尸体腐烂过程, 所以尸检最重要的就是时间, 而最好的48小时就是由此而来。 随着时间的推移, 自溶现象会越来越严重, 最后消失。 我给法医打了电话, 法医告诉我大脑到处流血。 问怎么流血, 说是血管破裂。 问及流血的具体原因, 法医表示, 也有法医无法解释的地方。 他还说因为自溶, 他尽力帮我找到。 据说自溶是由于太平间管理不善造成的。
        我在焦虑和绝望中等待了三个月, 但我尽我所能去寻找它。 如果能提前几天验尸, 还会有这么尴尬的情况吗? 在合理和可能的情况下, 在腐败自溶之前尽快进行尸检是法医学的基本常识, 我们的法医忘记了吗? 为了避免误会, 我和法医有电话录音。 法医没有能力也没有胆量耽误时间, 幕后一定有人。 另外, 我之前去过事故现场。 我父亲在离呕吐地点几米远的地方被发现。 如果突然出现脑出血, 呕吐已经处于失去自我意识的状态。 几米的距离是怎么过去的? 呕吐和随后的脑出血的原因尚不清楚。 是你自己的病吗? 跌倒和碰撞? 还是被攻击? 额头上的楔形血迹虽然不是致命的, 但现场没有任何条件。 由于五四广场监控受损, 相关单位延误, 这一切现在都无法核实。 青岛警方的黑道作风也让整个事件扑朔迷离。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NTE5ODgwNTUxNg==/v.swf?from=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