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禁集体自卫权,日本将重蹈军国主义危途?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07日
       赵令敏 3月29日, 日本新安保法正式实施。该法由对11项法律的修改组成,

其中由《武装攻击情形法》修改而来的《武装攻击与生存危机法》备受关注。如果国家遭到武力攻击, 日本的生存将受到威胁, 其国家权利将被完全剥夺。”即使不直接攻击日本, 也可能对其他国家使用武力。这意味着日本解除了集体自卫权的禁令, 未来可以跟随主要盟友美国介入世界各地的冲突, 在海外对没有出击的第三方发起攻击。
       日本。日本的安全政策迎来重大转变。从“个人自卫权”到“集体自卫权” 日本现行宪法于 1947 年在美国的主持下制定并实施, 其中第 9 条规定:“日本人民真诚谋求国际和平正义与秩序, 永不放弃。以战争、武力威胁或国家力量动用武力作为解决国际争端的手段。为了实现前者, 陆、海、空不维护武力和其他战争权力, 不承认国家的交战权。”按照字面的解释, 日本在任何情况下都没有权利与他国开战, 包括侵略。战后初期, 日本也坚持“完全没有自卫权”的字面解释, 但实际上这根本行不通。日美安保条约于1951年生效。根据条约, 日本受到攻击时, 美国有义务帮助日本, 但美国受到攻击时, 受宪法第9条的约束, 日本没有帮助美国的法律。因此, 应美国的要求,

日本于1954年成立了自卫队。当时鸠山一郎内阁的解释是, 宪法没有否定自卫权, 自卫队也没有否定自卫权。违反宪法。如果说“个人自卫权”是日本作为一个国家的合法权利, 那么从“个人自卫权”到“集体自卫权”的转变是一个惊心动魄的飞跃, 因为这意味着日本的安全政策转变从只是被动的本土防御如果有可能在海外发动主动进攻, 这不仅会引起日本周边国家的焦虑, 更重要的是, 日本国内的反对一直很强烈, 左派担心日本会走上旧路自民党主导的“55年制”自1993年结束以来, 日本政局一直不稳定, 总理软弱频繁更换, 根本没有足够的政治能量来处理这么大的问题。因此, 尽管美国一再催促而历届日本政府, 都未能成为现实。在此期间,

日本多次以维和、扫雷的名义出兵海外。
       但由于宪法第九条的限制, 必须遵守不执行战斗任务、不进入交战地区、注重人道主义援助、真正享有“集体自卫权”的原则。正是安倍政府因大背景的变化而使“集体自卫权”的行使成为现实。自2012年底安倍第二次就任首相以来, 日本国内外形势发生了变化。发生了重大变化。对外, 美国目前处于战略收缩期, 对世界事务的掌控能力大不如前, 越来越需要盟国发挥更大作用来减轻负担。目前, 美军在日本拥有数百个军事基地, 35000名士兵。嘉手纳空军基地是美军在远东地区最大的空军基地。日本的这一角色是韩国、菲律宾等其他盟国无法替代的。为了维持对中国的施压, 美国迫切希望日本成为支持美军在全球军事行动、干预国际事务的可靠帮手。在日本, 安倍在政治上结束了政局不稳和“七年七任首相”的尴尬局面, 在经济上启动了“安倍经济学”, 赢得了2013年以来的所有选举, 内阁的支持率一直很高。长期安全体制的趋势非常明显。此外, 朝鲜多次试射导弹和进行核试验, 中国政府舰艇频繁进入钓鱼岛海域, 中国军舰频繁通过日本列岛, 也引起了日本民众的质疑。
       在这种情况下, 2014年7月1日, 安倍政府通过内阁决议, 解除集体自卫权禁令。 2015年7月16日下午, 众议院全体会议投票通过了新的安保法案, 与集体自卫权禁令的解除相呼应, 极大地改变了日本在战后的防卫政策。战争。 2016年3月22日, 日本政府在内阁会议上正式决定, 新安保法案将于29日实施。解除禁令并不意味着军国主义的日本解除集体自卫队的禁令, 集体自卫队受到了中韩两国的严重影响。
       在遭受日本军国主义之苦的国家看来, 这一定是非常不愉快的。但归根结底, 是否解除集体自卫队禁令是日本的内政, 其他国家不能插手。安倍通过内阁决议取消集体自卫权的决定是一个棘手的方法, 但后来得到了国会的确认, 历史上也有先例, 并不违反日本宪法。很多人担心日本在集体自卫队解禁后会重回军国主义道路。考虑到日本政府在历史问题上避讳道歉的态度, 以及日本精英近年来右倾的现实, 这样的担忧并非完全没有道理。但同时也应该看到, 集体自卫权是《联合国宪章》承认的一个国家的一项基本权利, 世界上除日本外的所有国家都可以享有。因此, 没有理由将集体自卫权等同于军国主义。即使日本解除集体自卫权的禁令, 其军事自由也与一般国家相差甚远。国内外, 制约日本越走越远的势力依然存在。首先, 日美同盟除了防卫日本的功能外, 还具有监视和控制日本的作用。有了这个同盟,

日本发展核武器的主张就难以实现,

日本国防开支控制在GDP的1%;也因为这个同盟, 日本在成为“大国”的道路上无论走多远, 都将是美国的政治军事附庸, 很难改变对日本的政治军事依赖。美国。
       二是东亚地缘政治格局发生变化。它不再是二战前日本的主导地位。中美之间的有效互动是地区和平的根本保障。第三, 日本国内政治体制发生了变化。强大的公民社会和多党轮换制度是日本重启军国主义的根本制约因素。日本要想重回军国主义道路, 必然的一步是修改宪法第9条, 这需要参议院和众议院2/3多数票的通过, 以及公投的多数票, 这在现实中是极其困难的。 3月27日, 日本两大在野党民主党和维新党正式合并为“民进党”, 希望在今年夏天的参议院选举中狙击自民党, 避免修宪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