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劲夫:一位科研战线的“老后勤”

发布时间:2022年08月30日
       为新中国前30年科技发展蓝图, 为保护知识分子, 为推动中国科学院两弹一星的历史性贡献奠定基础科学基础。 8月4日, 在中科院学术厅一楼张晋福灵堂, 中科院人用自己的方式缅怀这位历经风雨的老院长与中国的科学事业。 7月31日23时58分, 我国科技金融战线杰出领袖、原中共中央咨询委员会常委、原国务委员张金福同志因病在北京逝世。 101岁生病了。他是我的老领导, 我一定要来送他。 92岁的中科院院士王守官虽然行动不便, 但在家人的支持下,

还是颤抖着送了一朵白菊花以示慰问。 1956年春节, 42岁的张金福突然接到中央的命令:任中国科学院党组书记、副院长, 郭沫若院长助理, 主持全院日常工作。张金福来这里是为了一个大事件。 1956年初, 新中国领导层在发出向科学前进的号召后, 决定制定综合科学计划, 力争在未来几十年内赶上世界先进水平, 打破核威胁, 建议用大力加强它。科学院把它打造成引领国家提高科学水平、培育新生力量的火车头。 1956-1967年科学技术发展远景规划纲要大不了。中国科学院大学人文学院教授王阳宗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 原中科院党组书记张家福因工作过度劳累。规划。张晋福当时面临的任务非常艰巨, 压力也非常大。张金福被任命为危急关头, 兼任国务院科学计划委员会秘书长。在确定了以任务为经、以学科为纬的理念后, 张金福等人在短短半年多的时间里, 组织了数百名专家, 确定了每项计划的基本内容。计划做得很漂亮。王阳宗说, 虽然该规划以国防为重点, 但在我国基础科学和涉及国计民生的工农业领域也做了比较细致的设计。中国科技发展的前30年就是基于这个规划。包括随后的许多重大科技突破和我国科技事业的总体布局, 都与它息息相关。时至今日, 它的影响仍然十分深远。但是, 对于这样一个载入民国史册的宏大计划,

张晋富从来没有丝毫贪婪的念头。
       张院长是个谦虚的人。他经常说, 他是给科学家提包的人。
       中国科学院力学研究所原副所长王百一回忆说。保护国宝, 牺牲自己在科学界, 张晋福倡导毛主席保护科学家的故事, 已成为传奇故事。但张劲夫为科学家所做的远不止这些。张劲夫执掌科学院的十年间, 国内政局并不十分平静。反右斗争、大跃进、四清运动接踵而至。变幻莫测的政局让张晋富在智力政策上有一个更长远的想法。 1960年至1964年, 在他的主持下, 科学院先后制定了三份文件, 其中最著名的是《关于自然科学研究机构当前工作的十四条意见(草案)》(以下简称《科学研究十四条》)。 )。 )。该文件最初由科学院党组提出, 后经国家科委、院党组修订, 共同上报中央, 印发全国实施。王阳宗说, “科研十四条”的实施, 主要是扭转了大跃进时期在处理科学问题和知识分子方面相对遗留的一些东西, 恢复了正常的科研工作秩序, 明确了产出成果和人才的重要性。科研机构的根本任务。对科学院乃至全国的科技工作起到了很大的推动作用。随后, 为使《科学研究十四条》长期有效, 在张金福的领导下, 中国科学院制定并发布了《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研究所暂行规定》。 《科学》, 即《七十二篇》。这是贯彻落实“科研十四条”的较为详细的文件。目的是最大限度发挥研究所内专家和学术委员会的作用, 排除一些左撇子的东西。王阳宗说, 这些文件基本规定了新中国成立后如何设立研究机构的规则和制度。然而, 在文革期间, 张晋福因“科研十四条”和“七十二条”而饱受诟病, 被造反者污蔑为资产阶级的科技路线。王阳宗无奈的说道。张金福在中科院工作18年。即便是离开了,

他也从来没有放下过自己的顾虑。
        1980年代初, 国家号召科学院投身经济建设主战场, 技术改造的改革大幕拉开。对于中科院的改革, 张劲夫是非常支持的, 但作为一名院士, 他也提出了自己的想法。张金福认为, 所有的科研工作不能只用经济效益来衡量,

不能放弃基础研究, 这是科学院立业之本。对于两弹一星的宣传, 张劲夫也功不可没。在两弹一星的研发上, 中科院投入了半数以上的科研人员, 开辟了一批新学科、新领域, 取得了一系列重大突破和成果, 涌现出一批有杰出成就的科学家。但由于保密等原因, 这些鲜为外界所知。 1999年3月, 在本报(当时的《科学时报》)记者刘振坤的帮助下, 张金福撰写了《中国科学院与两弹一星》, 并寄给中央有关部门和领导供审查和参考。江泽民同志看了这篇文章后, 高度重视, 亲自给张晋夫打电话, 认为他的文章写得很好, 提出不仅要在《科学时报》上发表, 还要在《人民日报》上发表。和其他中央报纸。
       后来这篇文章被命名为《请历史记住他们》, 发表后产生了广泛而深远的影响。从此, 中科院两弹一星的历史贡献逐渐为人们所熟知。张晋福是一位可敬的老领导, 对科学院有着深厚的感情。那时, 我们2.16米天文望远镜建成后, 举行了小型仪式, 张院长也专程参加, 任重而道远。尽管相隔千里, 王守官告诉记者, 在他的诗中, 安转的粉丝(释然、专心、痴情)将是他与张晋福之间永恒的精神纽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