稀里糊涂_舞文弄墨_论坛_天涯社区

发布时间:2022年08月28日
       从戒毒所出来已经一个多月了。 这段时间, 除了吃饭和睡觉, 我只是坐在书房里, 盯着窗外发呆, 就像一座每天都在看日出和月亮的雕塑, 燕飞夜灵。 像许多戒毒的人一样, 我有一种荒谬的兴奋, 可以在没有毒品的情况下养活自己, 我对任何事情都没有兴趣。 我总觉得一切都像在家里玩耍的孩子一样无聊。 虽然戒毒所的八个月让我的身体不再依赖毒品, 但我的心瘾却像魔鬼一样, 时不时出来散步。 白烟, 银色的锡纸, 微弱的酒精灯, 不可阻挡的咕噜声, 每天都在撕裂着我的记忆, 我的生活, 以及我的一切。 在过去的八个月里, 戒毒所外面发生了很多事情, 也因为这些事情, 我的生活像悬崖一样发生了变化。 1、我和四哥开的夜店因为我被禁毒总队取缔了。 2 陪我七年的哥哥大飞, 因贩毒被判十五年。 宣判第二天, 大飞的妻子孙颖向法院提出离婚申请。 3 在我进入戒毒所五个月后, 燕子嫁给了一个比她大 21 岁的男人。 4 小优因为和我一起吸毒被抓了。 被拘留后, 她办理了休学手续, 被父亲带回了家乡。 5 小娜带着孩子离开了。 她的理由很简单。 她不希望她的孩子有一个吸毒成瘾的父亲。 九个月前, 我有一份光荣的事业, 一个幸福的家庭, 可爱的孩子, 还有一个贴心的爱人, 但现在身边只剩下父母了。 他们每天都小心翼翼地照顾我的生活, 时不时地。 如果你想和我聊天, 就说一些我不喜欢听的父母, 有事无事就让他们说。 外面的天空灰蒙蒙的, 飘窗外的街景看不清楚。 天色渐暗, 灯光才刚刚亮起。 北京特有的车流在雾霾天形成了流动的霓虹灯。 还没到最后。
        书房里寂静得可怕, 写字台上的时钟嘎嘎嘎嘎艰难地往前爬。 在这安静的书房里, 声音特别刺耳。 我每隔一两个小时就会听到轻轻的敲门声, 我不用回头就能想象我的妈妈或爸爸从门口看着这里。 这段时间, 他们总是怕我想不通, 所以时不时过来看看, 看完之后, 我就放心了, 也不会再打扰我了。 只是今天开门之后, 随着脚步声越来越近, 妈妈走到椅子后面, 把手机递给了我。 “你能接听晓敏的电话吗?” 我顿了顿, 动了动身子, 还是没有回头。
        说实话, 我真的不想和任何人说话, 怕别人问起我, 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包括我的表弟。 我不情愿地接了电话, 电话里传来晓敏的声音。 “喂, 我去, 哥, 好难叫你, 要不要约你?” 小敏语气有些不悦。 “你在哪?” 我以前可以和她说话, 但现在我是真的不是这种心情。 小敏说:“你是我爸哪里来的, 怎么说话声音小, 不喜欢理我?” 我有点不耐烦了。 挂了, 兄弟, 求求你了, 你要答应我, 不然我没地方露面。”我说:“你有话就说吧。”小敏说:“嗯, 我有 一个明天要去的同学。 你能在北京接她吗 办公室里的押运员和司机, 陪吃喝玩乐, 我怒道:“还有同学呢?” 小敏说:“我警校的同学还和你在同一个镇。
        兄弟, 有意思, 这件事你得帮忙, 不然我就去你家麻烦你了。 你的电话号码我已经发给她了, 记得开机。”挂断电话后, 我觉得有些奇怪, 小敏没提我的事, 她不可能不知道。我已经很久没联系了 九个月了, 就算小娜和我妈没说小敏,

你也能猜到一些事情, 本来以为她打电话安慰我, 关心我, 没想到她这么粗心大意, 没心没肺 和以前一样, 她有事会照顾我, 其实我也不能怪她, 她小时候就是这样, 可能是因为我和她都是独生子吧。 我和她姐弟俩没什么区别, 上中学之前,

我们两个住在前后院, 小敏比我小一岁, 是我们这一代唯一的女孩, 特别受她的宠爱 从小就当父母的。
       叔叔让她更习惯了。她说开窗的时候 冬天到了, 叔叔婶婶只好披上被子, 陪她从窗外看雪。 她说她今天不喜欢这顿饭, 所以我老阿姨只好重做, 做完她再吃上一顿。 她就是这么折腾人, 我老伯伯再怎么生气也不会说一句感谢的话。 她一整天都穿着奶奶做的小花衣, 头上扎着两条走路时颤抖的小辫子, 寻找她不喜欢的东西, 不仅在她自己的家里, 也在我的家里。 幸免于难。 她说电视机放不下, 我爸要搬电视机, 她说我家狗要陪她玩, 我只好牵着那条挣扎着走路跑的老大黑狗 和她一起绕村。 因为这些, 我老是打她, 打完没多久, 她就带着鼻涕和鼻涕跟着我, 缠着我让我陪她玩, 烦我一天。 在我上中学之前, 我叔叔搬家了。 他搬到我姑姑的父母家, 开了一个养鸡场。 虽然小敏不再打扰我, 但我也没有一个重要的儿时玩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