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保行业格局生变:央企国企进场,前20强占17席,混合所有制将成行业重要标志

发布时间:2022年08月06日
       肇庆报道, 长期以来, 环保行业一直是民营企业的领地, 行业内90%左右的企业为民营企业。 然而, 在过去的两年里, 这种模式发生了变化。 2018年以来, 一些大型“明星”环保企业因资金链紧张, “出卖”国有资产, 成为混合所有制企业。 “未来, 混合所有制在我们环保行业将是一个非常鲜明的现象, 现在可以说已经具备了总结这条法律的条件。
       ” 在“公司峰会”上, 中广核环保产业有限公司总经理雷婷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混合所有制将成为环保产业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标志, 并给予充分的 发挥各自的叠加优势, 民营企业都具有适应市场的优势。 , 同时也具备央企的资源优势。 会上, 清华大学环境学院教授王凯军表示, 在全国95家国有企业中, 有53家涉足生态环境产业。 《华夏时报》记者还了解到, 目前环保行业前20名的企业中, 有17家是国有企业, 其余3家民营企业中有1家在谈并购。 “很多民营企业都加入了国家队, 就像微信标识下的小红旗。” 环境商会执行会长、苏伊士新创建常务副总裁孙明华做了形象比喻。 央企入局 2016年是环保风暴席卷全国的一年, 也是国企、央企开始涉足“小、散、弱”环保的一年 保护行业。 三年后, 行业格局发生了变化, 越来越多的“巨头”占据行业领先地位。 国企和央企的进入, 部分是出于地方政府的需要。 大蓝环境总裁金铎表示, 国企入市现象在情理之中。 一方面, 国家近年来集中整治环境, 要求企业具备较大的资源配置能力, 包括资金调度能力, 包括资源整合能力。 , 而中央企业和地方大型国企正是承担这个任务。 于浩也认为, 央企的进入还有一部分是因为政府需要一些有担当、有担当的企业来帮助它分担压力, 改善环境质量。 而大悦咨询董事长金永祥则将原因归结为更大的“蛋糕”。 他解释说, 环保行业最基本的项目有几大类。
        一是技术和商业界限非常明确的品类。
        主要参与者包括外资和民营企业, 均具有较高的市场化程度, 部分国有企业也参与其中。 ; 另一部分是一些技术界限不明确, 甚至科研还没有完成, 商业条件不明确的项目也被推向市场。 他认为, 国企进入后, 也有主体愿意参与边界不明确的项目, 市场规模扩大了几倍甚至十几倍, 给大家带来了机会。 在他看来, 民营企业和外资的市场规模并没有减少, 增加主要来自国有企业的参与。 国有企业虽然进入并与民营企业和外资竞争项目,

边界清晰, 但也与民营企业结成许多联合体。做一些边界不明确的项目, 所以总体来看, 民营企业和外商投资的比重没有下降。 民营企业的资源诅咒 过去一年, 除了央企和国企大规模进入带来的压力外, 民营企业在自身经营中也确实出现了“资源诅咒”现象。 更多的资源和更大的市场并没有给他们带来好运, 反而束缚了他们的手脚。 自2018年东方花园发债未果后, 环保企业一夜之间进入寒冬, 资金链紧绷的痛楚如多米诺骨牌般传递。 2019年3月至7月, 启迪音响、清新环境、锦江环境、东方花园、碧水园等企业战略加入国企, 主动或被动地从民营企业向混合所有制企业转变。 在当天的会议上,

新鲜环境总裁李麒麟将“资源诅咒”的原因总结为缺乏宏观预测。 “我们过去努力工作, 忽视了整体GDP宏观增速的下滑、动能从高速向高质量转变对行业的影响, 以及我们所服务的行业去杠杆带来的大波动,

宏观经济和金融去杠杆的影响, 对这些缺乏深思熟虑的考虑和坚决的准备, ”他说。
        因此, 锦江环境主动与当地国企联姻。 锦江环境总经理张超表示, 锦江环境在发展过程中不存在生存问题, 而是在思考如何保持竞争优势, 保持市场定位。 “可能一个人逆风行走太难了,

不如顺风而行, 找个人陪你可能会更顺利。” 因此, 6月, 浙江能源集团有限公司与锦江环境达成收购协议。 “民营企业的创业创新意识很强, 如果环保行业缺乏这样的力量, 我认为不利于良性竞争。” 金铎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现在国企入市, 对于保护民企过去积累的经验、技术、市场和团队的“火种”, 也具有积极意义。 仍处于最佳时代 对于环保产业的未来发展, 与会人士的观点非常统一, 即仍处于“最佳时代”。 王开军表示, 环保产业仍处于国家政策的大好时机。 2008年至今, 长三角、珠三角、京津冀等区域的规划均已上升为国家战略。 近期, 长江经济带和黄河战略也成为新的国家战略。 在这些地区, 经济发展实际上已经到了环境和经济的转折点, 这就是著名的“库尔内茨”转折点。 所谓Kurnets拐点, 是指在经济发展初期, 经济发展对环境质量具有负的规模效益, 环境质量随着经济增长持续恶化, 但达到一定拐点后, 随着技术和结构效应 超越规模。 因此, 环境质量开始随着经济增长而逐步改善。 在实践中, 这个拐点不会自己出现, 而是需要国家、企业和个人扭转“先污染后治理”的思路, 用实际行动大力整治污染。 这就是环保产业发展机会。 “中国企业, 包括中国环保企业, 其实都经历了中国最好的时代, 只是增速没有下降, 哪怕目前有6%的增速。” 吉邦咨询总裁徐玉环说。 但是, 机会不等于能力, 更难保持专注和专注于风。 她建议, 民营企业不需要与央企竞争, 走差异化竞争路线是民营企业未来的方向。 “污染防治攻坚战是国家的重点战略, 这里所有的环保人士都有参与的义务和责任, 但理想很美好, 现实很骨感。如果你想参与环保攻坚战, 你 一定要先在残酷的市场竞争中生存, 不要在黎明前跌倒, 否则明天会很美好, 可惜与你无关。” 环境商会副会长、重庆三丰环保集团总经理王晓军总结道。